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一世沈沦之那段曾经的文革岁月

一世沈沦之那段曾经的文革岁月 - 一世沈沦之那段曾经的文革岁月
一世沈沦之那段曾经的文革岁月
 这是一个令国人疯狂的年代,一个失控的年代,中国大陆的文化大革命正如
火如荼的进行着。

  我所在的这座小城市正在同旧日的文明作痛苦的决裂。

  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店舖,每一幢房屋都改变了面貌。数不清的标语,五颜
六色,写在马路上,写在大墙上,新建的楼房用红砖砌出大大的「忠」字悬在当
中。

  几千年的文明都到废品收购站报到了。屈原和李白在一团烈火中化为青烟,
完成了他们新的浪漫主义杰作。在小山一样的唱片堆里,贝多芬、莫扎特和梅兰
芳、程砚秋聚在一起,被人们用镐头刨砸成碎片,发出的破裂的声音让混杂其中
的我心痛不已。

  作为一个革命青年,我吶喊着满怀真诚的革命愿望投入了这时代的洪流。

  短短的一年之中,我经历的事情实是目不暇接。从学校到社会,各种人物露
出嘴脸,各种变化使人眼花缭乱。在一天之内,真理可以变成谬论,功臣可以变
成罪人,激动之后的茫然让年轻的我百思不得其解。

  「李思永,你这个黑崽子,我们这个红色的集体可不要你!」一句话,我被
一脚踢出了这个令我感到无比自豪的炮打司令部。儘管我文武双修,曾是七二九
司令部和炮打司令部争先追逐的对象。但由于父亲的黑身份,现在我是人见人弃
的黑崽子了,不复当日的意气风发。

  父亲李鹏举在解放前是地下工作者,长期从事谍报工作,隶属于中共特高课
李克农将军直接管辖。解放后是陕西省公安厅的一名高级警官。母亲解放后才入
的党,是省歌剧院的小提琴演奏家。

  在这个疯狂的年代里他们自然是造反派严重关注的对象了。于是我父亲再次
入狱,只不过现在入的是他最锺爱的共产党的监狱。母亲被勒令与他划清界线,
但母亲深爱着我的父亲,一直与他们抗争着。

  由于家学渊源,我自小习武,父亲一身正宗的南派五祖拳悉数传给了我,得
益于此,我体格健壮,一身的腱子肉曾令学校里的那些女生尖叫不已。都说儿子
长相比较像母亲,这句话用在我身上是恰如其分了,母亲俊美的相貌毫无保留的
遗传给我,再加上我对音乐异乎寻常的领悟能力,母亲的那把小提琴在我手里常
常能绽放出最美的乐章。

     ***    ***    ***    ***

  「嗯,思永,你真坏!啊……我痛……」曾丽娜的一只左腿高举着被我压在
墙壁上,下体承受着我如潮涌般的撞击。我不理会她的感受,关键在于我今天的
心情不大爽,莫名的烦恼,使得原本怜香惜玉的心变得有些暴虐。

  我近乎疯狂的抽插数百下,次次到肉穴的最深处,哪去管什幺七浅三深的招
式花样。

  丽娜痛得脸有些变形,小嘴咬着樱唇,竟似要咬出血来。我可以深切感到她
体内澎湃的激情,空蕩的教室内响彻着她痛苦但却带着欣喜欢快的呻吟声和粗重
的喘息声。

  我跟她做爱或许说是性交,历来不喜欢声张,总是沈闷着发洩我最原始的能
量,所以到她支撑不住,在我耳边哀求着让她躺下时,我才嘿嘿的淫笑着,抽出
久战不洩的阴茎,看着她萎縻不振地倒在冰凉的地板上,阴牝处流出了她如喷泉
似的阴精。

  我蹲下来,用阴茎狠狠的拍着她的脸,问道:「还想再来吗?老子可还没够
呢。」

  看得出她对我又爱又怕,一双凤目里满是欢喜和娇羞,鼻翼翕张,唇间发出
的话音不成声调,吱吱唔唔的只是癡癡的看着我。

  「嘿,起来吧,我要回去了,我妈还等我吃饭呢。」我赤条条的从曾丽娜白
晰的胴体上爬起来。曾丽娜是南海第一中学的美术老师,不过没教过我,比我大
了八岁。

  认识她不是因为我们同在一间学校,而是因为她的妹妹曾丽媛,也应该说是
她主动诱惑我的。在此我也不想详细地说明,毕竟男女之间的情事往往是只可意
会不可言传的,也就那幺回事,她一见到我就被我迷上了,而我出于一种绝对的
虚荣心和纯粹的肉慾,就上了她。

     ***    ***    ***    ***

  那时学校已经没有正常的上课,学校大门的门心板掉了好几块,走廊的墙壁
横七竖八地写着大条的标语,还有不少的漫画。

  记得那天轮到我值日,等我忙碌好后,已是月上柳梢头了。

  教室外月光如水,两排高大的毛白杨沙沙作响,我忽然听到小提琴的声音,
它好似来自天外,轻渺遥远,要不是我知道母亲现在在家里给父亲熬药,我还以
为是母亲在拉呢。

  过了一会,它飘近了,带着万种柔情,恰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在窗下喁喁低
语。我信步循着琴声走去,这是莫扎特的小提琴曲--《E大调慢板》。

  老实说,在这个年代里听到这样一首曲子,我是大觉讶异的。

  琴声同周围的一切是多幺的不协调!

  要知道这时正是天下大乱的年月,1967年,文化大革命正如火如荼的进
行着,风起云涌,波澜壮阔。此时的中华大地正是一片武斗的声音。

  这道琴音不啻天籁,行经黑暗的走廊向我漫将过来。走廊尽处的屋门开着一
道缝,一线灯光洩露在走廊的地板上,我轻轻的打开门。

  拉琴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那姑娘站在窗口,背对门,没有听见我的脚步声
和开门声。

  空旷的教室里只有琴声迴荡。

  在日光灯下,她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一条半旧的蓝色裙子,下摆齐膝。
光着脚,穿一双浅绿色夹脚趾的海绵拖鞋。她的头髮散在脑后,好像才洗过的样
子,用一根红带子鬆鬆扎住。她微微偏着头夹住小提琴,露出颀长白晰的脖子。
她拉弓的手臂上下摆动。

  我静静的注视着她,这美妙的琴音竟然是由这样一个如此年轻的姑娘拉出来
的,而且是在这个「红色恐怖」的年月!琴音渐歇渐消,终于归于岑寂。

  「这可是违禁的,姑娘。」那姑娘回过头来,却没有丝毫的畏怯,一双美丽
的大眼睛闪动着,「你是谁?」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如黄莺儿在唱歌,「你又懂得
什幺,这是什幺曲子?」她的话里还带着些许轻衊和嘲讽。

  「莫扎特的《E大调慢板》,没错吧。你拉得很好,是谁教你的?」我故意
装作倚老卖老的样子看着她,这姑娘我以前没见过,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

  她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在我们这间普通不过的中学,能听得出这种高雅的小
提琴曲是不多见的。

  「你会拉幺?我是妈妈教的。」

  「我也是妈妈教的,咱们不会是同一个妈生的吧?」

  我取笑着从她手上接过小提琴,可能是我那种正规的拉琴姿势镇住了她,她
没有理会我的轻薄,听到我那热情奔放的曲子,她惊叫道:「萨拉萨蒂的《流浪
者之歌》,你不是这儿的学生。」

  「我是,今年高二。我叫李思永,你呢?」我一边把小提琴还给她,一边用
眼睛强姦着她的天真丽色。

  「我叫曾丽媛,真没想到……」我知道她是惊奇,一个穷乡僻野的中学竟有
如许高人存在。我微微一笑,走出门去,清爽的风吹入我敞开的衣襟,竟有些许
寒意,却不曾留意到身后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癡癡的看着我。

     ***    ***    ***    ***

  「怎幺这幺晚回来,菜都凉了,我去热一热吧。」母亲一向都是等我回家一
起吃的。

  「妈,我去热吧。」我和母亲抢着做,母亲这几年过得不容易,我深知母亲
内心的痛楚,每每在暗夜里偷偷地哭泣,第二天面对儿子却又是满脸的笑容。

  母亲微微一笑,「你还是乖乖的坐着等吧,别越帮越忙。」虽然我于厨艺也
颇有心得,但在母亲面前毫无资格可言。

  母亲微笑的样子象天使,我怔怔的望着她窈窕的身影,忙碌中的母亲另有一
种美,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天然的风情缭绕。我用力捏了下自己的大腿,对自己
慈爱的母亲也起了邪念,真是罪过。

     ***    ***    ***    ***

  我觉得全中国的人好似都疯了一般,没有人对这场革命运动有任何疑问,作
为一个当事人,我身临其境的经历了一场让我彻底脱胎换骨的打倒「牛鬼蛇神」
的运动。

  「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口号声响彻整个广场,与其说是这广
场,不如说是废墟。

  学校的党委书记和校长等大大小小几十个「牛鬼蛇神」被带到了这里受刑。

  清一色的橡胶皮鞭毫不留情的打在这些昔日为人师表的老师们身上,没有叫
喊,只有呻吟,因为任何一声叫喊都会招致加倍的惩罚。有的人口吐鲜血,有的
人晕倒在地。

  我看到了,看到了我最挚爱的英语老师方文玲,双手被缚在身后跪着挨打。

  她实在支持不住了,身体向前一扑,被剃成阴阳头的脑袋撞在一块断墙上,
发出了可怕的响声。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浑身颤抖,一种不可名状的痛苦袭上心
头。

  这打人的惨景时时在我以后的岁月里晃动着,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的世界
观和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深深的影响着我今后的人生之路。

     ***    ***    ***    ***

  原本是堆放体育运动器材的仓库被分割成了好几间,我知道那些女「牛鬼蛇
神」关在右边。白天我就观察好地形了,在月色辉映下,我却看不见她,不可能
的,我白天看到她被关在这里的。

  转头一看,离此五十米外的一间小屋里透出光亮,微有人声。我悄步跑到小
屋旁,顺着小孔往里望去,方老师全身赤裸,两只手被悬绑在屋樑,醒目的阴阳
头下垂着,显是已经不省人事。

  「他妈的,这反革命装死,泼醒她!」随着一声叫喊,一盆凉水浇在了她的
头上,她呻吟着睁开疲惫无神的眼睛,空洞的望着这些人,把头又垂了下去。

  一个身着红卫兵服装的矮个子走到她的面前,双手淫秽的在她下垂的乳房上
用力揉捏着,这小子我认得,叫侯勇,一向是学校的刺子头,不爱学习,整日里
寻衅滋事,要不是这场运动早就被开除了。

  「方文玲,你这个反党分子,还不低头认罪,老实交待你还有什幺同伙。」
侯勇故意用手划拨着那些鞭痕,方老师忍不住地全身颤抖,她突然眼睛放光,
「呸」的一口唾沫吐在侯勇的脸上。

  侯勇哈哈大笑,无耻的伸出舌头舔了一舔,「我说我的方老师,你这个骚婆
娘,老子早就想干你了。」他的手方老师的阴户里不停的揉搓着,「你还记得有
一天晚上有人在你的窗外看你洗澡吗?那就是我,侯勇。」说完,嘿嘿奸笑着,
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那条半拉不活的家伙。

  他的那些同伙都跟着淫笑着上前解下了绑绳,方老师顿时委顿在地,她实在
太累了。由于她倒下时,下体正好对着我的方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乌黑的
阴毛正虬结着,一道细长的缝隙上满是水迹。

  紧接着,只见那侯勇半跪着已是将自个儿搓硬的阴茎猛地掼入了方老师的阴
牝内,他低声叫着,显然很是兴奋。我看到他的粗壮的腰肢不断的摆动,混浊的
呼吸声和喘息声夹杂着野兽般的叫喊,我看得怒火狂生,拳头攥得紧紧的,我都
能够清晰的听见自己骨头节节爆裂的声音。

  人性的泯灭,邪恶的嚣张,这是一个时代的退步,泪水迷离中我看见那些禽
兽轮番着上前强姦他们曾经的老师!

     ***    ***    ***    ***

  母亲照常从家里带饭去探望父亲,可这次跟以前不一样,看监的不是以前那
个人了,换成了父亲原来的一个手下,他叫杭天放。原来我父亲打算提拔他,但
他在后来因为乱搞男女关係,被贬到看守所去当狱警,对我父亲是满怀愤恨的。

  「天放同志,今天你当班呀。」母亲陪着笑脸。

  「嘿嘿,嫂子是来送饭了,现在有规定,犯人家属不能随意探监。」杭天放
参差不齐的牙齿叼着一根牙籤,色迷迷的看着我的母亲。

  「啊,天放同志,你就通融通融,今天先让我进去看一下老李,改天我一定
先请示。」母亲求着,一张俏脸满是哀求的神色。

  杭天放拉着母亲的手,说道:「嫂子先进来再说,外面风大,可别吹坏了身
子。」一双淫手抚摸着母亲细嫩的纤手,眼中如欲放出火来。

  母亲羞红了脸,把篮子放在桌子上,但见屋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不免有些心
怯。

  「我老实对你说,现在老李是归我管了,我要如何治他就如何治他,嫂子你
说呢?」杭天放威胁母亲,「你表现好点,对老李也有好处嘛。」

  母亲沈默许久,擡头望着他说:「那你要我如何表现,才肯让我进去探望老
李。」

  杭天放淫笑着向母亲走来,伸出手来摸摸母亲的脸说:「这幺多年了,你一
点也不见老,我第一次在你家里见到你时就想上你了,不过现在也来得及。」说
完猛的把母亲掀在长条椅上,一伸手就把母亲的奶罩抓了下来,在嘴边深深的嗅
了嗅,然后扔到了地上。

  母亲紧紧闭上了那双美丽的眼睛。感觉到裤子正被剥了下来,一双手正游走
在桃源洞边,轻轻的抚摸自己的阴毛,突然一根手指伸了进去,母亲感到一阵的
麻痒,不禁发出了呻吟。

  杭天放嘿嘿笑着:「你这蕩妇,原来也是个浪货,平日里一副冰清玉洁的样
子,老子还以为你性冷淡呢。」说完,褪下自己的裤子,掏出了那只久经沙场的
阴茎,狠狠的往母亲的阴穴里一撞,母亲发出了痛苦而无奈的叫声。

  我从外面溜了一圈回家,看到家里没人,知道母亲一定又去送饭了。我左等
右等,母亲还没回来。

  于是,我决定去接一下母亲。到了看守所却见没有人在门口,我径直走了进
去。

  看见一间屋子有些光亮,我探头一看,但见母亲在杭天放的身下辗转娇呤,
两条细腿挎在杭天放的肩上,那条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杭天放抱起母亲,叫母亲把双手搭在桌子上,从后面再捅了进
去,母亲的一双椒乳在猛烈的撞击下晃晃蕩蕩,却见有一股细水顺着母亲的那双
美腿流了下来。突然间杭天放大叫一声:「啊,我要出来了,我要出来了。」然
后倒在母亲身上一动也不动。

  母亲忙把他从身上翻下,只听得杭天放有气无力的说:「钥匙自己拿吧,老
子被你这淫妇搞得筋疲力尽,要歇会儿了。」母亲连忙穿上衣服,从他的腰间拿
出钥匙。我冷冷的在窗前望着,心头无比愤怒。

  茫然中我往四周看去,岑寂的夜里晚风呼喇着,捲起一些落下的标语条飞上
夜空,我的心好似也随着忽上忽下,在恍惚中我来到了我的学校。

  「你终于来了,这许多日子我一直在等你,你知道吗?」声音有些熟悉,却
想不起是谁,夜色朦胧,悄立在梧桐树下的那人显是个女子。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我不认识你,你是谁?」我现在对所有女人都有一种
莫名的敌视。

  「我是曾丽媛呀,你忘了幺?《E大调慢板》。」她语声里似有些伤心。

  我走近仔细看了看,嗯,原来是那晚在教室里拉小提琴的姑娘,是叫曾丽媛
吗?

  「哦,是你,这幺晚了,你怎幺站在这儿?」我有些奇怪,那天晚上没有细
看,原来她还长得挺漂亮的,柳眉杏眼,鼻樑高挺,可能是喘气较重的缘故,高
耸的胸脯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我……我……我在等你,你忘了我幺?」她的话里隐含着一种缠绵哀怨,
轻盈娇柔,煞是动听。

  我心中一动,夜色朦胧下的她芳香袭人,别緻动人,恍如广寒宫悄然独立的
仙子。但随即我想起母亲那放浪样,心头不禁又是火起,只觉天下女子都一般样
子,水性杨花。我微微一笑,轻轻擡起她那有些尖细的下巴,小嘴微翘,一双眸
子里满是娇羞和欣喜,看来这小妮子是喜欢上我了。

  「小妹子,你今年几岁了。」我轻轻的揽着她的细腰,柳腰款款,触手处温
热柔软。她羞得低下了头来,露出脖颈处的白晰光洁,「我,我十九岁,你,你
呢?」

  「啊~~那你比我大,我十八岁。」我向来少年老成,长相比实际年龄要成
熟,再加上身材魁伟,很多人都以为我二十多岁了。

  她「嗯」了声,还是低埋着头,少女的芬芳沁上我的心头,我按捺不住激荡
的情怀,抱起她就往暗处走。适才所见的情景再加上眼前少女的娇柔使我情慾大
盛,已是乱了分寸。

  「别,别这样……」怀中的少女微微挣扎,无力的双手轻轻的推拒,呼吸渐
渐沈重,我的左手拥着她的腰,右手却已是伸进她的裙下,她的下体温暖,颇有
肉感。我没有理她,把头埋下,深深地吮吸她的那两瓣朱唇,柔软甘甜,一股清
新的气息如初春的惊乍,哪似我以前操过的那些蕩妇淫娃。

  她的眼睛紧紧闭着不敢看我,柔腻的任我深深的吻着,笨拙的动作竟使我有
些感动,很明显这是她的初吻。她的牙关紧咬着,我用力撬开了紧闭着的那两排
贝齿,终于吸到了那条香津津的丁香,在我吮咂间她的娇躯不经意的一阵阵的颤
抖。

  我轻而易举的解下了她的乳罩,她的奶子不大,但结实匀称,两对小蓓蕾可
爱的在我的眼前战慄。

  我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下乳尖,她顿时全身一紧,儘管是在夜间,我依然能够
知道她的全身毛孔张扬,「小宝贝,放轻鬆点,让哥哥来疼你。」虽然她比我大
了一岁,但在我的心中她好像就是我的妹子。

  我顺着玲珑的曲线向下亲,娇腻的胴体微微颤动,我的舌头在她的脐眼点了
一下,只听得她「啊」了一声,她意料不到我会亲她的那里,双腿绷直。当我褪
下她的短裙时,我有些恍惚,这是一片多幺让人血脉贲张的净地呀。光洁晶亮,
几根阴毛稀疏的搭在阴户上,显得格外的别緻。我用手轻轻的拨开她下意识掩着
阴户的手,凑上去吸吮她那两片晶莹的花瓣。

  「不,不行的,思永,我们不能这样。」我没想到她会突然反抗起来,措手
不及,竟被她推得四脚朝天。

  我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气道:「你干什幺,你不要也不用动手动脚
的。」

  「对不起,思永,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急忙上前要拍打我身上
的灰尘。

  「去去去,不用了。你回去吧,我也要走了。」我一肚子气,好好的温柔气
氛就这样被她搅散了,我整理好衣服拔脚要走。

  「那,那你明天晚上还来不来,我……我,我还在这等你。」语气生涩,微
带娇羞。

  「不来了,来这干嘛。拜拜。」我捏了下她的娇红的脸蛋,转身要走。

  「为什幺不来了,我、我还给你亲,好不好?」敢情这小妮子什幺也不懂。

  我不禁摇了摇头,「算了吧,就当咱们从来就不认识,没这回事,好吧。我
真要走了,再见。」

  「不,你不要走。要不,明天我去你家玩,好不?」她几近哀求的拉着我的
手,「我这几天刚学了首帕格尼尼的《随想曲》,你要不要听。」

  「对不起,我家很滥的,不敢招待你这个贵客,什幺《随想曲》,我也不想
听。」

  我心情恶劣,再加上我素来喜欢大方爽朗的女孩子,这小妮子扭扭捏捏的,
不大合我的胃口,我一口回绝了她。

  「那,那你来找我,好幺?思永,明天我等你。」

  我有些好奇,对了,她好像不是我们这儿的人,「你住哪里?我以前没见过
你。」

  「我就住这里,三号楼302室。」

  「哦,是教师楼……啊,302室,你是曾老师的什幺人?」我一下子领悟
起来,她两人一字之别,应该有关係。

  果然听到她说,「她是我堂姐,就在这儿当美术老师。」

  「好吧,有空我一定去。」我口里应着,心里可不这幺想。这曾丽娜是全校
唯一没有被批斗的老师,看来是不得了的人物,这小妮子是她妹妹,还是少惹为
妙。

     ***    ***    ***    ***

  一连串的枪响惊醒了睡梦中的我,我忙跑上屋顶,见不远处的长风饭店火光
沖天,人声鼎沸。

  我回到屋里,见母亲也被惊醒了,穿着一件丝质内衣,一脸的惊惶。

  「妈,不用怕,可能又是在武斗。」我上前安慰她,虽然自那日以后,我回
家来就与她数日冷战,但毕竟她是我的母亲,毕竟现在家里就我一个男人。

  月光透过我那残破的窗户洩进来,月华满地,不用点灯我也可以清楚的看到
母亲内衣里那两颗紫红色的樱桃。略带惧色的她楚楚可怜,着实让人心生怜惜。

  我上前拥着她,温热柔软的身体和母亲身上特有的体香,让我心烦意乱,
「妈,我去看看,你先睡吧。」

  「不,你不要去,危险。你在家陪妈吧。」我一向听母亲的话,但一想到她
傍晚时淫乱的那场面我就一阵子噁心。

  我把她按在床上,「我去了,你不用怕,我不是有功夫吗?」

  等我靠近长风饭店时,枪声已经稀疏了。我藉着月光和一些零落的灯光摸进
了大楼,有几具尸体血淋淋的倒在地上。

  「他妈的,七二九的火力真猛,我们就剩下这几人了。」我一下子听出了是
侯勇这小子的声音。

  我探头一看,哈哈,果真是那晚淩辱方老师的那几个人。

  「侯哥,现在怎幺办?」

  「走吧,去丁浩那老家伙那里看看,他的老婆挺不错的,肉味很浓哩。」那
几个人登时都淫笑起来,丁浩也是我们中学的,他是物理老师。

  就在这时,我的拳头已发出一种破空的声音,当它接触到侯勇的胸部时我就
已经知道后果了。我听到了肋骨断裂时节节破碎的那种清脆,我就一阵的兴奋。

  随即我就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拳打脚踢,那些人连喊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
一个个张着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我,慢慢的倒将下去,这也是他们在这人世间的
最后一眼。

  我蹲下来细细检查他们的身体,直至确信都已经死了,我轻鬆的站了起来,
望望四周,死一般的沈寂,只听见远处零星的几声枪响,整座大楼里黑乎乎的只
剩下我一个人。我不禁响起了可怜的方文玲老师。

  回到家里时,却见母亲躺在我的床上,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空洞无神的看着天
花板。

  「妈,我回来了,你不用担心。」我俯下身来,静夜中的母亲一脸的沈静,
细腻光洁的脸颊上有两道清晰的泪痕,我知道她哭了许久。

  良久,她还是一动不动,我轻轻的叫着,「妈,你怎幺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去拿药给你。」我刚想转身,一只柔软温热的小手抓紧了我,这种温暖的感觉
曾有许许多多的日子叫我血脉贲张,难以自己。

  「小永,这些日子怎幺对妈生分了,是妈妈不好,可你别不理妈。」一颗晶
莹的泪珠夺眶而出,母亲脸上的神情哀怨之极,叫我好生心痛。

  「妈,是孩儿不好,惹你生气了,你别介意。」我一把抱住她柔软的身体,
母亲身上的体香是如此的熟悉,馨香而不带任何杂质,我恍惚回到了哺乳时的那
段时光。

  我的头埋在母亲柔嫩的双乳间,孺慕之情沛然而生,我大叫一声:「妈。」

  母亲一下子紧紧的抱着我,亲着我的浓密的头髮,「小永,我的小永,我的
好孩子。」

  我擡起头,母亲泪水淋漓,哭得跟泪人儿似的,我用衣袖擦了擦,「妈,睡
吧,已经很晚了。」母亲刚要起身,我按住她,「妈,就睡这儿吧,今晚你和儿
子睡一起,好不好?」

  「这怎幺可以,我还是回我屋里睡去。」我没有理她,抱着她倒在了床上,
出乎我的意料,母亲没有再挣扎,她顺从着,躺在我的身边。

  暗夜里,我与母亲相拥着,彼此能够听到激动的心跳和沈重的呼吸,就这样
静静的,没有任何动作和语言,我的感觉从未如此之好,渐渐的我眼皮沈重,沈
睡过去。

     ***    ***    ***    ***

  过了数日,我见侯勇他们那些人的死讯并没引起什幺怀疑,才打开家门,走
出去找我的那些「逍遥派」的手下海侃,这是我私下组织的,自任逍遥派宗主。

  要知道那时的公检法其实也处于瘫痪状态,全国上下都处于红色海洋之中,
谁还有心去理谁活谁死,只是自己做的事比较心虚。我总是竖着耳朵听,总算让
我听见了有人在议论这事:「听说侯勇这小子死于321武斗,唉,真吓人。」

  说话的这人叫洪育龄,是我的小弟,以前常常受人欺负,我经常帮他,他就
认我做大哥,也是无门无派,专攻外语,精通英、俄、德、日四门外文,也算是
语言奇才了。

  「是的,奇就奇在他们身上没有枪伤,你们说怪不怪?」回答的这人身形瘦
小,长相一般,是我的女人叫任海燕,父母亲是走资派,连累了这些做儿女的。

  「不要谈论政治,你们这是在引火烧身。」我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警告兼吓
唬。

  任海燕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不是就咱们自己人嘛,我也就说说,
哥,要不咱们去春妹泽捉水蛇。」我一听到去捉水蛇,就忍不住色迷迷的盯着她
的隆起的胸部,想像她那光洁白晰的大腿。

  她一见我那色迷迷的眼睛,不禁吓了一跳,忙转过身去,不敢看我。当年她
就是跟着我去春妹泽捉水蛇时失身于我的,这事情于我可能没什幺大不了的,于
她可谓是刻骨铭心的。

  「好,走,就去春妹泽。」

  这里是春江与妹河的交汇之处,其实是一片沼泽地,芦苇遍生,茫茫无边。
芦苇丛里面是野鸭的世界,偶尔可以看到几只丹顶天鹅。野鸭和天鹅和睦共处,
互不侵犯,在密林深处干着繁衍后代的营生。

  我们像往常一样钻进了那座破窑里,这里面蒿草丛生,荒凉而阴冷的地方因
为我们来了显得有了一些生气。

  知道要来春妹泽,洪育龄这小子挺知趣的,没有跟来。任海燕一看到那张横
放在地上的破草蓆,已是满脸通红,那上面还有她人生的第一滴落红。

  我色瞇瞇的看着她,渴望自己淹没在她那馨香的肉体里,渴望听到她在我取
乐时可怜的哭叫,我知道,今天的我是一只充满饥渴感的野兽!

  我褪下了她的最后一件胸衣,虽然家境不好,但她依然保持着少女应有的一
切特徵:肌肤白里透红,丰满的乳房高耸着,粉红色的坚硬的乳头骚动着年轻的
激情。

  「任海燕,你知罪吗?」我扮演着法官的角色,张开了结实的大腿,露出了
我那傲人的男根。

  「海燕知罪,求法官饶了我吧。」她一如既往的跪在我的面前,用那双柔软
的小手揉捏着我的钢枪,转动,然后俯下头细緻地舔着充血的龟头。

  我的身体就如被电击一般的抖动着,我兴奋地按住她的头,长矛直刺进她的
喉咙。

  我的家伙是如此的长而粗,塞得她的小嘴是满满的,呛得她连眼泪都流了出
来。

  等她缓过气来,她便专心致志地扮演着她的角色,着意温柔地吮吸裹弄我的
高举的阳物,百忙之中还不忘向我抛媚眼。

  「好了,罪人,躺下来吧。」我命令着她,抽出我已然巨大的阴茎,然后抓
起她一条白嫩的大腿,把她的两腿分开,一条架在肘间。用力一捅,一下子把她
的整个身子顶开了。

  她痛得大叫了起来,叫声中有疼痛,有满足,有欣喜。我又退出来,再次发
力,直捣她的花心,「啊!」她这次的叫声没有了痛楚,更多的是一种淫蕩了。

  我开始缓慢的抽送,细细品味这种抽插间的乐趣,直到她洩出了阴精,我还
是高昂着要突飞猛进。

  「不,我的法官,求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她不胜娇羞的迎合着我
抽插的节奏。我知道她素来体质较弱,「你再忍一忍。」我就像一个冲锋陷阵的
战士,面对着守护坚固的城堡,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猛烈的进攻。

     ***    ***    ***    ***

  这是后来我听曾丽娜告诉我的。

  「姐,我又梦见他了。」曾丽媛幽怨的目光好似要穿透时空的限制,去寻找
她梦中的白马王子。

  「他就那样不经意的站在我面前,懒散,还带着些许傲慢。」她喃喃地对着
自己的堂姐诉说着满腔的相思。曾丽娜躺在我身下辗转呻吟时曾说过,她就是在
那时对我感兴趣的。

  「我每天在等他,可他再也没来找我。我想,一定是我惹他生气了,姐,我
好后悔!」她懊悔地扭着自己纤细灵巧的手指。

  相思是一种巨毒,无药可救,纵使寻遍《本草纲目》也无济于事。

  「所以你就来我家找我,而且还去教务处偷查我的资料。」我抚摸着她下身
的阴唇,紧窄的阴户上覆盖着稀疏的乌黑的阴毛。

  「是的,而且我还找到我理想中的大卫。」她饱满而富有磁性的小嘴轻轻咬
着我的乳头,她一直在给自己找一个模特,她要画一个东方的「大卫」,我充满
雕塑感的强壮的肌肉足以让她神不守舍。

  「你要不要去找她,毕竟你们年龄比较登对。」她的话里颇有醋意,我的指
尖触及之处润滑湿热,显是已经情热心动了。

  校园里树木新吐的嫩叶被微风吹得轻柔地颤动,一切都令人心醉神迷,而曾
丽娜身上的玫瑰香水味更是刺激着我可怜的嗅觉神经,我惹不住打了个喷嚏,仰
躺在草地上的她年轻丰满,阴户诱人般的湿润,毛茸茸的那一丛阴毛已经被她流
出来的精液粘在一块,我继续用手指擦摩着她那条细长的小缝,而她的身体不自
然的扭动着,配合我上下晃蕩。

  我握住发硬的阴茎在她的阴户边磨擦,丝毫不顾她的骚痒难当,她自己兴奋
地扒开阴户,引导我直插进去,登时将她的阴户塞得满满的。她兴奋地叫着,臀
部向上摆动,配合我的抽插,全身抖动,两只肥大的乳房在胸前晃悠悠地,惹得
我不时地俯身去含吮它们。

  随着数百下轻重不一的抽送,我感到精液已然聚集在阴茎的根部,我大叫一
声,喷薄而出,随即她的内体一热,激动得浪叫着,浑身发软,腻在我的怀里,
故作天真状,不想起来。

     ***    ***    ***    ***

  那天我正要出门,想不到门一打开,却见一个梳着两条辫子的漂亮姑娘刚要
举手敲门,一见到我,愣了一下。

  「你找谁?」我话一说口,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对了,你是曾老
师。」

  曾丽娜算是我们这间学校的校花了,听说当年一分配到这儿时曾引得我们这
座小城万人空巷,只为一睹她的如花似玉的容颜。

  我有些怀疑,俗话说,眼见为实,我所见到的曾丽娜颧骨稍为高了点,最好
还是再消瘦点就更好了。当然,就算如此,也是这儿罕见的美女了。

  「你就是李思永同学吧?我叫曾丽娜,是曾丽媛的姐姐。」她漂亮的大眼睛
扑闪着,细细的打量我。

  「我是。你好,要不要进来坐坐,不过我家里很简陋的。」应该说我家的布
置虽然清贫简单,但一点也不粗陋,甚至于可以说是很整洁秀雅,这得益于母亲
灵巧的心思和辛勤的劳动。

  曾丽娜一进来就讚了声,但她马上就被悬挂在饭桌边的一张国画强烈的吸引
住。

  「这是《春江水暖》,是真迹。」她仔细鑒赏一番,得出结论。

  「那当然,我父亲是关山月的朋友,『春江水暖鸭先知』。」她脖颈后那白
晰的肌肤和浑身散发的茉莉香味着实让我色心大动,特别是我刚刚吃了母亲给我
弄的鹿茸炖羊肾,更是上火。

  「你挺厉害呀,不过我更喜欢油画。」

  「我知道你专攻油画,还曾经办过油画展。」我还知道她师从着名油画家锺
涵,当然这也是听那些她的崇拜者说过。

  「我喜欢雷诺阿的作品,有一种优雅自然的美,还有他画笔下的那些盈盈含
笑的妩媚女人。」我知道要引起她对我的注意,就要引起她的共鸣。

  「哎呀,听妹妹说你是学音乐的,怎幺也对美术感兴趣。」

  「只要是美的东西,就是共通的。我喜欢美丽的韵律,也喜欢美丽的色彩和
线条,这并不矛盾。」我故意卖弄我的学识,儘管我对有些东西也一知半解。

  「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知识就这样渊博,不得了啊。」果然她上了我的当,
我看到了她眼中喜悦的目光。

     ***    ***    ***    ***

  我看到了她那双幽怨的目光正穿透这朦胧的夜色向我走来,儘管桔黄色的灯
光还经过了一层轻纱的过滤,但我仍然强烈的感到了她那份癡情和哀怨茵蕴在这
不到十平米的房间。

  她是憔悴的,看得出来,这些日子以来她并不好过。

  我轻轻地摸了摸她消瘦的脸,原本的红润早已被一种苍白取代,「好妹子,
我来看你了。」儘管她比我大一岁,但在她的面前我就是山,就是海,可以覆盖
她,包容她。

  一行清泪夺眶而出,我不禁有些不忍,虽然我并不爱她。

  「我一直想你,想你会来找我,可是,可是……我等不到,我知道你生我气
了,我想跟你说对不起,可……」她的语声哽咽,这种刻骨铭心的相思和爱恋我
曾在我母亲的脸上见过,那是三年前父亲重病差点死去时,病榻前母亲面对生死
诀别时的沈静和哀痛之美至今还深深地镌刻在我灵魂的最深处。

  「好了,你还是安静的休息吧,我还要等你好了以后,和你畅谈贝多芬、莫
扎特和萧邦,我拉一首《第七号圆舞曲》给你听,好不好?」

  我安慰着这小可怜,在这乱世之时,我无可避免地想扮演英雄的角色,虽然
我对于什幺历史使命、正义感等等一向不感兴趣。

  风流而不下流,是我的座右铭。

  我轻轻的吻了她小巧的鼻子,微微翘起的樱唇由于我的到来已经渐渐泛上血
色,我俯下身来,深深地吮吸了一下,她嘤咛一声,竟然激动得昏了过去。

     ***    ***    ***    ***

  母亲的身上有种与生俱来的美,妩媚动人,风情万种。父亲曾在一张她的肖
像上写着:比花花解语,比玉玉生香。

  我尤其喜欢她在月色撩人的时候,静静地坐在阁楼上拉小提琴,那份高贵那
份优雅,曾叫少男的我血脉贲张,难以自持。

  所以当我再次看见母亲辗转呻吟在杭天放的身下时,我有一种强烈的冲动,
血液在我的血管里熊熊燃烧,这样美丽的躯体不应该让任何人随意淩辱,它应该
只属于我!我含着眼泪,俯在窗前,静静的看着那蛇一般扭动身躯的母亲。

  母亲回到家时,见到的我是席地而坐,一脸的冷漠,旁边放着一把当年父亲
从日本人手中夺来的武士刀。

  「小永,你这是在干啥,吓唬妈妈吗?」我望着眼前这双漂亮的眼睛,往下
看,高挺的鼻樑下微张着樱桃小嘴,也许是刚做完爱,母亲身上散发着一种说不
出的风情。

  我说:「我全看见了,妈妈。你这样怎幺对得起我蒙冤入狱的父亲,和这幺
热爱你的儿子。」

  母亲登时脸色胀红,倒退了几步,轻呼道:「千万别跟你爸爸说,他心脏不
好。」一双美目水淋淋的看着我。

  我冷冷地说道:「你做得我就说不得。」

  母亲羞红了脸,把脸埋在双手,放声大哭。「我也是不得已啊,小永,那流
氓他,他……如果不这样的话,你爸他会更惨。我、我……」

  我心中一软,忙抱住母亲,说道:「妈,原谅我,我不该这样对你,你也好
苦。」

  母亲更是紧紧的抱着我:「孩子,咱们命苦,生在这无情的年代。你别瞧不
起妈,别不理妈。」母亲的声音一向柔软,在这时候更显出一种诱人的妩媚。

  我心中一蕩,手一用力,就把母亲抱在我的双膝上,母亲嗔怪的看着我说:
「这像什幺样?快放我下来。」

  我双眼放光,直直的看着母亲的脸,把头埋下就吻上了母亲的那两片温热的
嘴唇,母亲挣扎着,但明显可以感觉出她并不很尽力。

  我的右手伸进了母亲的内衣,母亲的双乳在兴奋之下更是坚硬,我顺手把乳
罩扒下,再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溜,母亲的乱蓬蓬的阴穴已是淫水淋漓,我一阵激
动,站起身来解下我的裤子,母亲看到我那只硬挺的大阴茎正对着她摇头晃脑,
忙叫道:「小风,咱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妈啊。」

  此时的我眼中哪有人伦存在,脑海里迴荡的是刚才所见的那一幕。我猛扑上
去,母亲在我的身下一阵痉挛,她哭了。母亲在我狂热的抽动之下发出一阵阵的
呻吟,虽然她强行忍住,但鼻息之间的哼嗯声更是动人魂魄。

  我反覆的从不同的体位插入母亲的阴穴,母亲登时感到下阴一阵滚烫,紧紧
的抱着我昏了过去。而我也疲惫的躺在母亲身上睡着了。

  次日醒来我发现母亲仍然一如往常,做好早饭等我起床。我躺在床上看着忙
碌中母亲那美丽的容颜,心里暗暗发誓:此生一定要让母亲幸福……不再让任何
人欺负她。

  我从母亲手中接过了送饭的篮子,不想让母亲再入虎口,我一进去,杭天放
不住口的问我母亲怎幺没来,我骗他说母亲回家了,所以由我来替她,但我也知
道这终究纸是包不住火的。这畜生迟早会知道的。回家后我得好好準备怎幺办才
好。

  我一回去就忍不住的抱起母亲就往床上扔,母亲像棉花一样软绵绵的在我身
下迎合着我。我们一次次的登顶,沈缅于这迷情的欢乐之中。

  静夜里,我突然听到敲门声,母亲在屋里问道:「是谁呀?半夜三更的。」
窗外仍是敲得很急,母亲披上衣服就去开门,仔细一看原来是杭天放。

  她急忙让进屋来,她也不想得罪这人,毕竟父亲还在他的管辖之下。

  杭天放一看到母亲就双眼放光,一双骯髒的手就往母亲身上摸来。母亲闪避
着,但这更是激发了这无耻畜生的淫性,他将母亲往身上一扛,一只手猛的扒下
母亲的裤子,登时露出了母亲光洁的臀部,杭天放就势掏出他的大家伙就急色色
的顶了起来。

  我不动声色的从我的床上溜下,顺手从门后抄起一根扁担,就悄悄的站在了
杭天放的身后。母亲躺在他的身下可以清清楚楚的见到我,她双腿紧紧夹住了杭
天放的身体,但见我扁担在空中抡了个圆,呼的一声就狠狠的敲在了杭天放的后
脑壳上。

  我直到许多年以后仍然可以清晰的想到这个细节:杭天放脑浆迸裂,立时死
去。

  多少年后,我一直在想,生活在那个畸形的年代是福是祸?

  我怔怔地站了许久,母亲颤抖着她曼妙的身姿,不知所措的望着我,血腥的
场面和赤裸的母亲却异样的刺激着我的神经。

  我冷静地握着母亲冰凉的手,以示安慰。

  「妈,剁碎了他,拿去餵狗。」我抽出了那把寒光闪闪的武士刀,呵了一口
气,伸指弹了一下,然后在空中挥了几下。

  母亲吓得闭上了她那双顾盼生情的美目,不敢看我如疱丁解牛一般娴熟的手
法,顷刻间杭天放已被我分成了五个部分,血淋淋的头颅做一块,手归手,脚归
脚,再把身体切成两半,这样比较好包装。

  干完这些工作后,我长长的歎息一声。「终于剁好了,这家伙骨头倒是挺硬
的,妈,你可以睁开眼了,从今往后,再也没人能欺负你了。」

  母亲微微的瞇开了眼,只见五个麻袋鼓鼓囊囊的,看起来份量不轻。满地是
血,满屋是腥臭,这个我母亲倒是不怕,以前见惯了父亲带血的痕迹,由大怕到
微怕,再到麻木。

  「妈,你沖一冲屋子吧,这些就让我来处理。」我边说边把那些麻袋装上独
轮车,这是我们这儿惯用的运输工具,一个人运上个几百斤也没问题。等我们忙
完这些后,已是晨曦微露,黎明将至。

  …………

  为什幺最终我们还是离开了这个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小地方呢,我想原因有三
个吧。在我们杀了杭天放之后不久,父亲终于带着满腔的疑问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他的档案上就被印上了大大的红章,定论是「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而母
亲也不想住在那个伤心地了。

  当然最主要的是母亲后来发现自己怀孕了,怀的是我的种。

  于是我带着母亲上了东进的列车,管它隆隆地开向何方,我知道茫茫的前路
自有我的一方站足之处。

  那些曾经爱我的女人们,那些曾经的岁月和那些曾经行经的山山水水啊,永
别了!